你現在的位置: 首頁->新聞
 
夏日里記憶的那條河
更新時間:

  少年時的那個夏季,當夏日的鳴蟬還在竹枝頭,夕陽就從山的那一頭落下,斑駁的樹影漸漸拉長,瞎玩了一天的我們,帶著沾滿了泥土的褲子和熱氣騰騰的身子,脖子上只掛一條花毛巾就成隊地向河邊走去。

  堂哥、堂姐、堂妹,還有同學燕,浩浩蕩蕩地向那一片竹林走去。夕陽下的河邊,上下游都是小孩子的嬉笑聲,我們一到河邊便將毛巾放在一旁,然后脫了鞋子,慢慢地往河中間走過去。村里大多是游泳能手,夏季洪水洶涌而來,淹沒兩岸竹林和村里搭建的木板橋時,住在河兩岸的人們便伸開雙臂,從黃濁的洪水中破浪而來。對于我來說,會游泳也是了不起的,當聽說,對岸誰誰游過來了,就會特別羨慕。

  因為我們這些孩子只能在河的邊沿戲水,開始叫大孩子們教我們游泳,但他們在河里就像出了籠子里的鴨子,哪里顧得上我們。后來,堂姐教我們游泳:先用手拉著河岸的水草,然后雙腳飄起來,左右打水。于是,我們嘗試著去學,但終究沒有學成。只好在清澈的河水里泡著,然后將頭發洗干凈。夜暮降臨,周圍漸漸成了黑影幢幢,山黝黑著,竹林的影子晃動著,我們回到家,然后再打出井里的水沖一遍身子,更換上干凈的衣服。

  后來聽說,如果學游泳的不被嗆點水的話,是不可能成功的。記得,初中的那一年夏天,夕陽落山了。我央求著弟弟教我游泳。我總很好奇,為什么男生學得這么快。為了學會游泳,我便放膽到河中間的地方去,聽從他的教導雙手劃水,雙腳配合著劃動。然而,沒過多久,我就嗆水了,喝了幾口,不知怎么的,腳下一沉,雙腳踩不到泥沙,浮動了起來,我尖叫起來,可是水卻順著從我的嘴里灌進去,我慌了,一時間沒了舉動。一瞬間,似乎天地都停止了。我似乎沒有意識了,再后來,我感覺到一條手臂伸向我,把我往上拉,頭伸出了水面,我突然發現是我弟弟在旁邊拉著我。我驚詫地問,你怎么發現的我呀?他說,看你在快沉到水里了,我就趕緊過來。

  心有余悸的我只得跟他說,看來我是學不會的了。

  參加工作后,我在游泳池里學了幾次,嗆了好幾次的水,但都最終作罷。每次回想起小時候和小伙伴們一起在河邊的情景便覺得快樂。兒時撿石子、跳房子、編稻繩等游戲都如同那一條流動的河水流淌在我的內心。夏日時,仍然會想起那一段孩童時光,希望那在腦際發黃逐漸模糊的影像能永留心間。



文章來源:寶安日報
 
幸运飞航全天在线稳定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