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現在的位置: 首頁->新聞
 
工匠與歌手:一種文化
更新時間:

  紐倫堡是深圳的國際友城之一,近些年來,深圳與紐倫堡有著越來越多的科技、經濟和文化交流,而在諸多文化交流活動中,我印象最深的是紐倫堡的“工匠歌手文化”。

  對于紐倫堡來說,最珍貴的“城市名片”是阿爾布雷特·丟勒。丟勒是德國最偉大的畫家,也是學識淵博的全才。他是紐倫堡工匠的兒子,他的故居依然在紐倫堡。丟勒故居名為“皮拉提之屋”,這是一棟建于15世紀的后哥特式建筑。這棟建筑最鮮明的特征就是樓頂有一個木制八角小屋,靠近街角處也有一尊閃閃發亮的“殺龍者喬治”雕塑。這座小樓曾經屬于一位兵器大師,從這座雕塑的鎧甲也可看出,當年紐倫堡的軍事手工業已經相當發達了。這座小樓而今成了藝術愛好者的朝圣地,他們大都不愿錯過與樓前那只兔雕合影的機會。丟勒38歲那年買下這棟房產作居所,所幸二戰炮火只是毀掉了右側墻的一角,今日我們所見的這棟小樓依然是建造之初的模樣。1835年,德國歷史上第一條鐵路在紐倫堡和菲爾特之間建成,由此掀開了德國工業化的篇章。紐倫堡是世界著名大企業集團西門子公司的誕生地,也是歐洲的“玩具之都”。這是一座充滿童話色彩的小城,有手工精美的旋轉木馬,有拿掃帚的女巫人偶,當然也有《胡桃夾子與老鼠王》。德國作家霍夫曼的這個童話故事就發生在圣誕夜的紐倫堡市政廳,這個故事后來被柴科夫斯基譜寫成芭蕾舞劇《胡桃夾子》。市政廳仍是當年的那個市政廳,陽臺仍是當年的那個陽臺.

  紐倫堡有著名的齊柏林大操場,大操場的一側是檢閱臺。1978年,美國歌手鮑勃·迪倫在這里舉辦了一場演唱會。能在這樣一個意義特別的戰爭遺址上演唱反戰歌曲,迪倫感覺很有意義。迪倫演唱的歌曲是《戰爭大師》。2016年,作為民謠大師的迪倫榮獲諾貝爾文學獎,這是諾貝爾文學獎首次頒給音樂人。當然,這是一個自己寫歌自己演唱的音樂人,就像歷史上的那些游吟詩人,就像當年的那些“紐倫堡的名歌手”,他們首先是詩人,然后才是歌手。

  喧囂和癲狂屬于過去,紐倫堡人早已復歸平靜而愜意的生活,一種“藝術的生活”。這種生活方式也是來自歷史和傳統。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與“工匠精神”有關,而這種“工匠精神”也包含著某種藝術品質。在紐倫堡的歷史上,曾經有過工匠與詩人合一的傳統,這便是“紐倫堡的名歌手”。14至16世紀期間,紐倫堡的工匠行會擁有自己的詩歌社,他們經常舉行賽歌會,參賽者演唱自己創作的詞曲,獲勝者可得到“名歌手”的稱號。這些名歌手一般長期居住在城市,且有師徒傳承的形式。工匠若要升為老大,除了必須通過技術的考驗外,也有歌唱能力的考試。他們晉升的順序是由級別最低的“見習生”開始,然后是“徒弟”、“詩人”,最后才是“師傅”。擔任老大的“名歌手”們認為自己的歌曲是在學會文法、修辭、邏輯、算術、幾何、音樂和天文這七種學科的基礎上產生的,只有具備這種高度教養的人才有資格成為行業的老大。

  德國文藝復興始于16世紀,而紐倫堡是德國文藝復興早期的中心。紐倫堡文化發展至此達到高峰,紐倫堡手工業工匠中出現了漢斯·薩克斯這樣的“名歌手”。薩克斯是一位鞋匠,他生活的時代正是馬丁·路德宗教改革時期。那時的紐倫堡市民樂觀、熱情和自信,他們敢于大膽地表達人性尊嚴的訴求。19世紀中葉,德國音樂巨匠理查德·瓦格納以薩克斯的故事為題材創作了三幕歌劇《紐倫堡的名歌手》,與瓦格納的諸多歌劇作品不同,這部歌劇不是神話題材,作品呈現的是市井生活的人物和場景,全劇音樂結構宏大而又清新活潑,最后以在對德國文化精神的贊美中結束。這是瓦格納歌劇中唯一題獻給城市的作品,而紐倫堡近旁的拜羅伊特小城就是瓦格納的故里。

  紐倫堡主火車站對面有個“國王門”,這是紐倫堡多個城門中的一個,國王門一側有個“工匠廣場”,這便是當年工匠們的聚集地,也是今日眾多新老手工藝品匯聚地,游客們在這里仍可看到手工藝人在工作。18世紀后,紐倫堡手工藝行業繁盛不再,紐倫堡的“名歌手”風尚亦漸散失,然而手工藝匠人在民間的地位一直很高。今日紐倫堡的很多街巷名稱并不是人們熟知的名人,而是曾深遠影響過當地人生活的匠人。

  有人將瓦格納的這部歌劇譯為《紐倫堡的工匠歌手》,這是一種更為確切的譯法。“工匠歌手”,這是一種真實的存在,這是紐倫堡的一份歷史榮光。紐倫堡人尊重歷史,尊重傳統,他們珍惜這種傳統,因為這是一種文化精神,這種文化精神足以塑造一種特殊的城市氣質。傳統與現代的結合,使紐倫堡人擁有了屬于自己的“藝術的生活”,一種健康而有品位的“群眾文化”。



文章來源:深圳特區報
 
幸运飞航全天在线稳定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