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現在的位置: 首頁->新聞
 
電影導演丁蔭楠:讓歷史和詩情和諧交融
更新時間:

  電影導演丁蔭楠,素有“電影詩人”的美譽,以拍攝人物傳記電影見長,是我國第四代電影導演杰出的代表人物之一。

  記者對面,這位八十多歲的老人精神矍鑠,思路清晰,對自己創作的電影侃侃而談。

  閱讀傳記讓自己參悟人生

  在接受正規的藝術教育之前,丁蔭楠做過卷揚機工人,在醫學院刷過瓶子。也許,正是這段艱辛且難忘的生活經歷成就了他日后的藝術之路。

  丁蔭楠說,從第一次在北京人民藝術劇院接觸藝術開始,自己便喜歡上了話劇。在那個自己月工資只有27塊錢的年代,除去基本的吃穿用度,丁蔭楠將剩下的錢幾乎都用來買書看話劇。出于對話劇、對藝術的熱愛,他還專門參加了北京業余話劇團。那段時間,演戲看戲和閱讀名人傳記成了丁蔭楠業余生活的主要內容。

  憶起當年在北京業余話劇團的時光,丁蔭楠說:“那時候的藝術家們對我們這些業余演員熱情之極,像于是之這樣的大名人,還邀請我們去他家作客,教我們怎么朗誦、怎么理解角色。”

  話劇是一門導演藝術,往往要借助舞臺上虛擬的場景以及虛構的情節完成藝術創作,而人物傳記講述的都是真實存在的人和歷史。相比之下,人物傳記更讓丁蔭楠著迷。這樣的經歷和感悟,也許為他日后的傳記創作埋下了伏筆。

  丁蔭楠說:“閱讀人物傳記的經歷讓自己不斷參悟人生。”

  史詩與詩情造就光影人生

  1961年,丁蔭楠考入北京電影學院導演系,從此開始了屬于他自己的光影人生。

  在60年代的北京電影學院里,前蘇聯電影的影響相當大。在北京電影學院學習期間,丁蔭楠熱愛前蘇聯電影,愛森斯坦和普多夫金作為蒙太奇語言的基礎,深深的滲入他的心中。尤其是前蘇聯導演杜甫仁科用情緒結構的詩電影,對丁蔭楠產生了極大影響。這種影響,直接決定了他日后創作的電影風格。

  大學畢業后,丁蔭楠被分配到廣東話劇團工作,后來調到珠江電影制片廠擔任導演,1979年他拍攝了自己人生的第一部電影《春雨瀟瀟》。因為《春雨瀟瀟》,丁蔭楠獲得了自己的第一個電影獎項——文化部青年優秀創作獎!對丁蔭楠來說,比獲獎更重要的是電影《春雨瀟瀟》的成功增強了他獨立駕馭一部電影的自信心。

  從《春雨瀟瀟》開始,丁蔭楠慢慢開始尋找屬于自己的電影風格。直到影片《孫中山》的創作完成,讓丁蔭楠確定了自己史詩風格的電影特點,同時也讓他走上了人物傳記電影之路。《孫中山》放筆直書,以虛帶實,運用音樂和造型語言,構筑電影詩篇。影片的成功,不僅讓丁蔭楠的個人電影創作翻開了新的一頁,也使中國歷史傳記片的形式探索打開了一個另類的領域。

  從《孫中山》《周恩來》《鄧小平》到《魯迅》《啟功》,在丁蔭楠拍攝的詩情化電影的系列中,幾乎都潛藏著主人公赴難不拒、從容獻身的時代主題。在丁蔭楠的電影作品中,每一個歷史中的優秀人物之死都以精致的電影造型語言加以解構和渲染,這一獨特的藝術手法創造了令人難以忘懷的藝術美感。

  英雄創造歷史

  歷史永遠是當代人的敘述。每一個時代的歷史題材文藝創作,都反映了當時的意識和話語。丁蔭楠執著于偉人電影的拍攝,他創造了中國電影票房的奇跡,超越歷史的民族精神是他最重要的表達。

  在丁蔭楠看來,中華精英人物對于鞏固民族地位、發展民族精神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在談到選擇創作偉人傳記的初衷時,丁蔭楠毫不掩飾自己的英雄史觀。

  他認為,“英雄創造歷史”。他對歷史特別酷愛,他研究歷史,他認為中國的歷史就是精英的歷史。要表達中國文化當中的精英,要寫他們最優秀的品質,來感召大家,感動大家,這其中當然也包括他自己。丁蔭楠說:“每拍攝一部偉人電影,我都是一次學習,都是一次對自己的學習。通過手中的鏡頭,表達英雄,表達這個民族的精英。”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

  每個時代有屬于每個時代的主題,每代人有每代人的使命。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要有高度的文化自信。為中華民族提供優秀的文化滋養,優秀的電影文藝作品必不可少。如何用好電影這一視聽藝術形式,拍攝傳播主流價值的主流電影,是每一個電影人的使命。丁蔭楠說:“好的、優秀的電影一定要能在觀眾中引起內心的共鳴。”

  用正確的方式講述故事。丁蔭楠在歷史與詩情的結合上,做出了難能可貴的探索。歷史和詩情,在丁蔭楠電影里得到了和諧的交融。

  丁蔭楠說:“一個導演的成長是很不容易的,他需要一個強有力的助力,才能得到好的機會施展,這個助力不光有電影廠,制片人,還要有國家的支持和黨的關懷愛護,沒有這些條件,我也不可能拍出這些偉人電影。”

  電影導演丁蔭楠,在自己的電影中一直堅守著對電影造型語言的敏感和鐘情。在今天這個他認為電影創作最好的時代,他不斷用自己的精工雕琢表達自己對藝術的堅守,用獨特的表達架構起對文化和歷史的深情敘述。



文章來源:光明網
 
幸运飞航全天在线稳定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