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CN 为什么跟计划老是连挂
   
 你現在的位置: 首頁->新聞
 
拿手菜的煩憂
更新時間:

  等我一個月后再去家附近的商場餐廳點酸菜魚時,發現價格悄然上漲了一下。從此我家每月一次的隆重的酸菜魚宴就得換地方了。地方倒是好換,可目力所及舌尖所探,本社區附近也沒這么好吃的酸菜魚了。后來,鄰居也和我抱怨,這家酸菜魚不但漲價,魚肉分量也比過去少了些。因為她女兒吃著吃著就會抬頭問:魚肉怎么沒了?而之前則從不這樣。

  為了讓一直順利進行還沒被嫌棄的生活儀式得以繼續,我們這些酸菜魚愛好者試著聯手挖掘附近好吃的店家。幾家圖片上看起來不錯的酸菜魚,吃完總是不滿意。爸爸含糊地說,這魚不夠新鮮,女兒則明確地指出,魚肉有一股泥味。

  在沒有替代品之前,我們還是一如既往地去商場餐廳吃酸菜魚,但錢多量少盆還是那么大,總惹得我們一肚子不滿。每次吃魚的歡樂感,如果不是費心營造,幾乎就沒有了。每個月底的隆重晚宴意興闌珊。

  這個煩惱很快在暑假期間消退。因為我帶女兒回了內蒙古老家。既然是帶省親性質的度假,不斷和親朋吃飯,就是一個重要主題。飯局召集人真是親人,總能找個特色餐廳出來。在我老家,由于消費基數就那么大,每個能存活很久的餐廳都有自己的拿手菜。這個拿手菜一旦時間久了,就會聲名遠播,一旦聲名遠播,這道拳頭菜都會堅持品質穩健,極少做加價、減量、改做法等節外生枝之事。來這里吃飯的人也這么想:如果你們要增加利潤,不會研發點新菜嗎?如果你們要節省成本,空調和燈可以不必開那么多了。

  小地方熟臉多。聽說一些口碑好的頭牌菜,一旦發生色香味量的細節變動,真有食客吃上幾口就端著盤子直接沖到后廚,喊一句:你們負責人出來一下。就這個動作,會讓整個飯店都有點慌張。我爸他們常去的那家小餐館,多少年了,尖椒豆皮一直是12元一盆。我帶著好奇心去吃了一次,又好吃又下飯,為什么這么便宜?我爸說,一份菜抵三個菜,本城開始講究節約的老干部們上午打完牌下完棋,中午就都奔這來,這是必點菜。這道菜就是門口店名,墻上的logo,街上的廣告傳單。小視不得。

  而我去的另一家火鍋店則更讓人目瞪口呆。本店招牌菜是草原羔羊肉,上好的草原肥羊肉,整齊地盛在一個一米長的條瓷盤里,桌子邊沿是騰騰冒著熱氣的一人一鍋。等鍋里湯都沸了,這道菜一定第一個閃身上來,落座在一個厚道結實的架子上。一桌人頭頂是嗷嗷待命的這盤羊肉,大家你一嘴我一嘴地開吃。據說這家店換了幾個服務員,也換過不同的擺盤傳菜師傅,但這道羔羊肉的陣容,沒改過絲毫。食客們來這也不當自己是外人,如果一盤肉還沒吃夠,就對著門口大廳伸脖喊一嗓子:草原羔羊肉,再來一米!



文章來源:深圳特區報
 
幸运飞航全天在线稳定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