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現在的位置: 首頁->新聞
 
陶一桃:大腦是需要點燃的火炬
更新時間:

  2017年、2018年,深圳商報與深圳市社科院連續兩年聯合推出了“深圳學人”系列訪談,成為匯聚深圳學人、營造學術氛圍、活躍學術文化、展現學術名家的重要宣傳平臺,取得了很好的社會反響。本報從今天起,再度開辟“深圳學人”專欄,推出第三輪系列訪談,繼續深入推進深圳學派建設,聚焦在人文社科領域中更多具代表性的深圳學人,梳理其治學脈絡,介紹其學術追求,展現其為推動深圳學術文化所做的貢獻,敬請關注。

  深圳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深圳大學中國經濟特區研究中心主任、“一帶一路”研究院院長陶一桃日前榮獲第三屆“廣東省優秀社會科學家”稱號。1993年,陶一桃調入深圳大學,任教于經濟系,她將自己的研究方向由中國經濟思想史轉為改革開放中的現實問題和經濟特區理論,20多年來持之以恒,取得了豐碩的成果。在接受本報記者專訪時,陶一桃感謝深圳這座年輕的經濟特區,擴大了她研究和創新的空間和想象力,促使她順利實現了學術轉型。

  深圳擴大了我的研究空間

  記者:經濟學研究必須以經濟制度和經濟實踐為對象和基礎,否則就是無源之水,無本之木。深圳大學的經濟學研究在國內處于領先水平,這與深圳經濟的發展與繁榮有關,深圳經濟特區的經濟實踐拓展了當代經濟研究領域。深圳大學和深圳經濟特區對您的學術研究中心有何影響?

  陶一桃:我是上海財經大學經濟學博士,也是中國經濟思想史專業的第二位女博士。1993年我調入深圳大學,自此在這座年輕的移民城市生活工作了26年。深圳是中國最成功的經濟特區,國有企業改制、政府職能轉變等涉及改革開放進程中大局性的問題,都是從這里開始試驗探索并向全國推廣的。我在這種氛圍中開始研究改革開放中的現實問題,研究經濟特區在中國制度變遷和社會轉型中的作用,進而研究中國經濟特區史和改革開放史。在這方面我先后著有《中國經濟特區史論》和《經濟特區與中國道路》。我要感謝深圳,它擴大了我研究和創新的空間和想象力,促使我順利實現學術轉型。

  記者:國家提出“一帶一路”倡議,前不久又批準了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應該如何理解“一帶一路”到大灣區的發展歷程呢?

  陶一桃:從經濟特區到自貿區再到“一帶一路”倡議以及大灣區規劃,是一個連續漸進的過程,從中可見中國道路和制度變遷的內在邏輯。改革開放40年來,中國迅速從普遍貧窮走向共同富裕,是世界歷史的一個奇跡。因此我的研究方向也從經濟特區轉向大灣區及“一帶一路”——向沿線國家介紹中國經濟特區的成功經驗,為新興市場經濟國家提供發展中問題的解決方案。幾年來我先后到“一帶一路”沿線許多國家,向他們介紹中國經驗,或策劃建立經濟特區方案,所到之處受到熱烈歡迎。

  學術是我人生的一部分

  記者:您在學術研究之余,還兼任學校行政領導工作,并從事其他社會活動。您是如何取得學術研究、教學和社會活動之間的平衡?

  陶一桃:我每天晚上寫作到深夜,實際上我很享受這個過程。我每寫完一篇文章,就會有一種發自內心的成就感。我女兒3歲時就成為我的第一讀者,我寫完文章后念給她聽,問媽媽的文章寫得怎么樣?她現在是南洋理工大學教授,也出版了自己的專著。我覺得學術是我人生的一部分,我非常熱愛它。我在學校擔任過近20年領導工作,各種會議特別多,我經常把雙休日和晚上的時間給自己留下,讀書或者寫作。我在尋找適合自己的生活和寫作節奏,比如我習慣在飛機上寫東西,效率非常高。作為女人,想把學術和工作都做好,又不想讓自己顯得特別憔悴,我就調整好心態,快樂地生活和工作。

  記者:您怎么理解閱讀與寫作之間的關系?在這方面對年輕人特別是您的學生們有何忠告?

  陶一桃:你要想寫出東西來,首先要有思想,而思想即來源于閱讀。要通過大量的閱讀來充實自己,才能獲得思想的元素和本領。學生有時告訴我,他看完書記不住,我說你不需要記住,當你讀到的東西會使你開闊思路時,它已經真正與你融為一體了。要記住,大腦永遠不是需要填充的容器,而是需要點燃的火炬。好的東西會改變你的思維方式,給你更廣闊的思維空間,從而使你產生自己的思想。



文章來源:深圳商報
 
幸运飞航全天在线稳定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