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現在的位置: 首頁->新聞
 
獨立策展人吳曉鵬:向世界展現中國藝術和文化
更新時間:

吳曉鵬

  從部隊大院的孩子,到紡織廠的員工,再到中外合資企業的中層,然后“下海”創業成立自己的公司。

  吳曉鵬一直沒有忘記的,就是攝影。“沒錢的時候賺錢,有錢了就玩攝影。”

  當通過拍攝壩上、社火“玩攝影”玩出了名堂,他開始轉型成為了一名獨立策展人,從臺前轉到了幕后,“希望能夠通過自己的努力,讓中國的藝術和文化‘走出去’。”

  文、圖/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張丹

  用借來的相機拍照

  “我祖籍是廣東新會,但實際上是在江蘇常州長大的。”由于父親是海軍航空兵,他從小在部隊的軍區大院長大。因為喜歡畫畫,他和部隊里其他小朋友一起,上起了“課外輔導”,而教課的“老師”就是部隊的宣傳干事。

  高中畢業后,由于沒有考上大學,他被分配到了紡織廠工作。經過姐姐的介紹,認識了常州攝影家湯德勝。由于當時沒有錢買相機,外出學習攝影都是借用老師的相機。那時,就是用著老師的相機拍出的一張黃山的風景圖,被一個雜志社選中刊登,“我真正從攝影中找到了‘被認可’的喜悅”。

  讀藝術學院開闊視野

  彼時,紡織廠有定向到南京藝術學院讀書的名額,吳曉鵬爭取到了進修的機會,學習工藝美術設計。“由于是定向的,所以學習完之后還要回到廠里工作。”

  1983年前后,在紡織廠工作的吳曉鵬終于買了第一臺自己的相機,“那時候相機很貴,大概要一千多元,而我父親一個飛行員的工資每個月才90元。”吳曉鵬說。當時相機很貴重,能夠拿相機拍照的更是“文化人”,他也通過相機認識到了如今的妻子。

  下海趕改革浪潮

  “有了好的設備就有了創作的欲望,所以那時什么都拍。”吳曉鵬說,由于當時廣東新會正在引進人才,要從化工業向紡織業轉型,他則作為人才在1988年被引進到了新會。到了新會之后他的生活有了很大的改善,“原來一個月工資只有30多元,到新會工資能到300多元”。

  有了一些錢之后,吳曉鵬就又想著攝影這件事了。那時家里準備買彩電、買大冰箱的錢,被他用來買了一臺一千多元的相機。“幾乎所有的節假日,我都拿著相機出門創作。”吳曉鵬說,通過拍攝四川九寨溝等風景照,他在當地漸漸有了名氣,并舉辦了當地第一個個人影展。

  他的事業也迎來了新的發展,在不到30歲的年紀,他在一家中外合資的企業成為了辦公室主任。在1993年,他也趕上了“下海”的浪潮,從單位離開,到珠海創業發展。

  拍壩上、社火聲名鵲起

  “當時都忙工作生活,攝影就放下了。”吳曉鵬回憶說,在1998年,經過5年的積累和沉淀,他創辦了一家設計公司,便“比較順利”地發展了起來。工作室也從過去的20平方米一直“擴張”到如今的1000平方米。他笑著說,人沒錢的時候就想著掙錢,人一有點錢就又想玩攝影了,在工作室有了起色之后,他便又拿起相機。

  2000年前后,壩上幾乎成為所有攝影師“心靈的故鄉”,凡是拍風景就要去壩上。“我兩年去了12次,出了一本書。”吳曉鵬說,這本自己策劃出版的書非常成功,也引起了攝影圈的注意。之后又因拍攝人文題材的隴縣社火,再次讓人記住了他。于是,開始有同行找到他幫忙策劃展覽、出版書籍。吳曉鵬也從一名攝影師轉型成為獨立策展人。

  吳曉鵬說,他認為藝術生存同樣需要市場,不但作品要有社會價值、傳承價值,也要有市場價值。“有人愿意出來買你的作品,是藝術家價值最直觀的體現。”他提出,當藝術家有了全球化文化表達的需求時,自己還要有文化自信,才能夠真正地“走出去”,向世界展現中國的藝術。



文章來源:廣州日報
 
幸运飞航全天在线稳定计划